经典案例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经典案例

三界之穿越者第四十六章念及民族营养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1年01月15日

三界之穿越者 第四十六章 念及民族

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不觉间,丁逐强抬眼一望天边,只见得日已西斜,夕阳如火,瑰丽非常……

“在你那个世界,也会有红艳的晚霞吗?”

见丁逐强神情怔愣,极目远眺于天际,闭月轻声问着。

“是啊!”丁逐强再一次用同样的语气,不假思索回应着,定了定神,有感而发,不禁吟道: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

“什么?”

这样一句充满悲情的古诗词,在若水与闭月两个盈盈少女听来,当真是神情各异,震撼莫名了。

“嗷!”

就在这时,一直在前翱翔领路的煸翼蝠龙,突如发出嗥鸣,在丁逐强惊疑看去的眼里,更只见得扑扇着一双巨翅,降临在了一座荒芜的山头。

“怎么了?该露宿了吗?”

丁逐强惊声一问,霍然站起身来。

“哓……”

在此同时,这头火凤凰似也飞累了,降临在了相隔不远,一座低洼山上。

“走吧!我们过去问看看。”

刚一待火凤凰降落着地,丁逐强说着间,已率先飞跃了去。

“咦?这里是……”

丁逐强刚一踏足于蛮族首领所降临的山头,不经意间,目光一扫山下,顿给浑身一震,双眼发直,惊怒交集……

“这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大感震怒的丁逐强,如疯如狂,大吼大叫,直朝那一曾有两晚借宿的村落,飞奔而去……

“他怎么了?”

刚一到来的闭月,于丁逐强的神情举动大是惊惑不解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若水轻一摇头,接着道:“去看看。”

当若水与同着闭月,飞落于山头,再一看丁逐强所奔去的村落,若水顿给花容失色了,分外惋惜的闭眼摇头……

“这不过就是一处被烧杀不久的寻常村落而已嘛!”

闭月看在眼里,丝毫没放在心上。

“不是的,你不知道……”

若水只淡淡回应着,随后睁眼,毅然决然朝丁逐强追了去……

“我们也去吧!”

蛮族首领目露精光说完,神色如常,大袖飘飘,朝被摧毁殆尽的村落飞身而去。

“这老头,是故意的吗?”

这瞧在妙长年一双眼里,暗自发出一声疑问。

“长年,看来今晚,得要留宿这里了。”

若美自也看得分外明白,扫向死气沉沉的村落。

“汪汪汪……”

“咕咕咕……”

此一时刻,直从山头飞奔而下,进入惨遭烧杀村落的丁逐强,除了鸡鸣狗叫,眼前再无生气。

目光呆滞的丁逐强,大气都不敢出,眼瞧着一片片残圭断璧,再一看死有半月,无人掩埋的村民遗体,早已在毒虫野兽的撕咬下而残缺不全,并散发出阵阵恶人心寒的尸臭……

这样的场景,再加上垂暮的余晖,丁逐强已是悄无声息的泪流两腮,更是只因一想到自己的国家,正遭受着侵略者同样的烧杀掳掠……

“啊!”

分析出长尾词

伤痛不已的丁逐强,再也忍受不住了,仰天发出一声悲吼……

“逐强,你别伤心了,这是避无可避,一定会发生的。”

而当这时,若水已然追随了来,一把将陷入悲伤流泪的丁逐强搂抱着。

“若水,你说什么?你说这是避无可避一定会发生?这是为什么呀?”

也不知是不是丁逐强悲伤过度,以至于一时脑子转不过弯,大感迷惑不解,泪眼花花问向于将自己安慰的若水。

“她说得没错,听阿岚对我回报说,他亲眼所见,八荒城的骑兵迁怒于这座村子,究其原因,也很明显。”

淡漠其事说完这话的蛮族首领,已飞身落足于村内,目光冷漠,瞟眼四周。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丁逐强则给身心巨震,转而一连问向于蛮族首领道:“你说阿岚大叔他亲眼所见?那他为什么都不出手相救呢?”

“哼!出手相救?”却只听得,跟在蛮族首领一道而来的那一蛮族青年,丁逐强顿有认出,正是那一扬言,要跟自己为了若水而决斗的虎奎蛮人,不屑哼声笑道:“这样一个破烂村子凭什么值得我们阿岚头领出手相救,嘿嘿,要是我遇上的话,没准还会趁机捞上一票呢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丁逐强顿给勃然大怒了。怒气冲冲,杀气腾腾直盯着这一幸灾乐祸的蛮族青年,而背后所负的荒魔神剑,更是在剑鞘内呜呜作响,蠢蠢欲动……

“阿奎!不可胡言。”

蛮族首领在呵斥的同时,更是将这不知死活,出言冒犯的孙子护在身后。

“喂!真搞不懂你,这么悲伤愤怒做什么?难道这里就是你的家乡吗?”

而当这时,闭月正好也极不情愿的飞身而来,不免一声喊问。

“这里就算不是我的故乡,但也跟我的故乡差不多。难道你们这些人就真这么铁石心肠,一点儿最起码做人的慈悲心都没有吗?”

丁逐强真的给深恨痛绝了,对这些人的麻木不仁,冷血漠然,而大感心寒心塞……

闭月大感气愤回道:“那你想要我们怎么做呢!难道还要我们去替这些早已死去的村民报仇吗?”

“你……”被这样一声质问抢白,丁逐强直气得说不出话来辩驳,只得转而一问仍将自己搂抱着的若水:“你说这避无可避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想啊!要是这前来授命抓捕我俩的骑兵让我们给脱逃了,回去一定没法交差,所以也就只好……只好把这村给屠了,制造假象,回报说迟了一步,被蛮族的人抢先虏了去。这样一来,就算真追查下来,也就死无对证啦!”

若水果真要比这大智若愚的丁逐强要聪明伶俐得多,更或者说,早已料到,只要自己跟丁逐强41投9中(命中率0.220);赛季一旦走脱,这村子将会在所难免面临被屠……

“其实,你也不必太过伤心自责了。真要怪的话,就怪那些贪图富贵,去城里通风报信的村民,要不然的话,又怎么会这样呢!”

在若水接着说完,已将丁逐强给松了开,亭亭玉立在其身畔。

丁逐强转念一想,点了点头,颇感伤感无奈道:“若水,你说得对。只是我……只是我觉得这些村民死得太无辜了。”

“那只因为你心地太善良了。”若水则淡淡的回应着,转而将目光望向仍旧站立在山头,并未下来的哥哥嫂嫂,便即离去道:“走吧!这里已经不适合待了。”

丁逐强却是无动于衷,呆呆愣愣伫立着,目光流转,再一看向,在这余晖笼罩下,暮气沉沉,残破荒村……

“孩子,我听阿岚说,你的家乡同样正遭受着侵略是吗?”

待得若水一走远,蛮族首领步履蹒跚来到丁逐强面前,一拍其肩膀,低声垂问着。

“啊!这……”

丁逐强立时一惊,隐有猜想……

蛮族首领不可捉摸意味深长一笑了,再一轻轻一拍丁逐强肩膀,便即而去道:“走吧!这地方已经没办法再借宿了。”

这听在丁逐强此刻的心里,无异于在刚刚愈合的伤口上再洒了一把盐,真可谓是痛不可言……

忽抬头,丁逐强只望见闭月正出神的盯着自己看,一双澄清的眸子充满了好奇。

若水以及蛮族首领等人,不待停留,离村而去,返回山头。

“难道我在你眼里就真这么奇怪吗?”

已不再悲伤痛恨的丁逐强,拭干泪痕,只不一问。

“不是,我只是觉得你好怪。”闭月摇着头道:“这些村民跟你又没什么亲情,死就死了,你至于这么悲痛吗?要是你真的很痛恨,那也应带来一丝幽雅的享受学习该去报仇呀!将那些杀死村民的凶手都给杀了,不就行了吗?”

丁逐强缓缓摇头道:“可你有没有想过,倘若这些死去的,是你的亲人,又或者说,是你的同族同胞呢!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觉得悲伤难过吗?”

“亲人?同族同胞?”闭月一撇小嘴,蛮不在意道:“我才不会让敌人杀我的亲人呢!再说,要是有敌国的人杀害我的国民,我卡兰西国也一定会派军队将敌国给全部杀光,一个不留。”

“是吗?”

丁逐强暗自疑问着,心头所想,却是自己的国家,在西方列强面前,是多么的不堪一击,根本就已经丧失了还手的能力。

“只能说满清真的太脆弱落后了!”

一念及此的丁逐强,双拳紧握得吱吱作响。

在丁逐强内心,突然生起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念头!

“看你这样,我带你去替这些死去的村民报仇好了。”

在闭月说着,已款步来到丁逐强面前,一双瞳子,泛着邪气。

此一时刻,夕阳落山,夜幕降临,在这尸横遍野的荒村里,就这么站立这两人,倒也显得格外的瘆人心慌。

丁逐强顿了一顿,收回目光,拉着闭月的小手道:“能替这些死去的村民报仇,我当然很乐意,走吧!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在这一刻,丁逐强的心态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对这些村民的死,可以说得上是痛定思痛。对侵略者的恨,也更是加深了一层。

与此同时,丁逐强也更加坚定了,自己要拯救国家民族的崇高使命!

贵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济南卵巢炎
唐山治疗睾丸炎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