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动纠纷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劳动纠纷

俗世地仙 362章 酒桌文化的不同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1月22日

俗世地仙 362章 酒桌文化的不同

刘茂和坐在郑文江的身旁,笑眯眯地抿了口酒,轻易地将自己的兴奋之色掩饰掉。

啧,好酒好菜好住宿……

温老板大气啊!

刘茂和心里说不出的满足感,以及那么一丝得意——说起来这刘家营和棉纺厂小区里,扒拉扒拉那么多人,也就只有咱受邀参加朔远控股公司的开业典礼了。

尤为令他感到舒心的是,本来还担忧德昌集团的老总齐德昌,还有那位叫方青的大老板,也会收到温朔的邀请函,毕竟那都是东云,乃至整个临关地区鼎鼎大名的上层人物了,可今天愣是没见着那二人。刘茂和可不会傻乎乎地认为,那二人收到邀请函却没空来,或者不给温朔这个面子,只有一种可能,温朔压根儿没有邀请他们。

这说明了什么呢?

刘大村长自作多情地认为,这说明,温朔把他当朋友,而齐德昌和方青,哼……

你们算什么东西?!

看着温朔和黄芩芷所在的两桌旁的嘉宾们,想着之前典礼时主持人的介绍,刘大村长愈发开怀,忽而心里生出点儿念头,便对旁边的郑文江说道:“文江,咱们几个身为温总的老家朋友,不得去那边儿,敬几个酒去?”

说着话,他仰仰脸,用下巴往温朔和黄芩芷所在的两桌比了比。

郑文江微微皱眉面露不喜,旋即笑了笑,道:“一会儿朔哥过来了,咱们让他多喝两杯,就别过去敬什么酒了。”

李彬打趣道:“老刘,你要去就自己去,甭拉人给自己壮胆。”

“咋的?”刘茂和撇撇嘴,不满道:“还壮胆,他们就不是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了?说得好像咱给他们敬酒的资格都不够啦,不就是比咱们名气大点儿,身份地位高点儿嘛……作为温总的老朋友,咱过去那是给他们脸!”

刘吉乐道:“那咱们更应该端起架子,等他们过来敬酒嘛。”

“对对对,我也这么想的。”侯金强笑眯眯地说道,眼神中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狡黠。

有道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

郑文江、刘吉、侯金强、李岩彪他们四个人,谈不上有多么高的素质水平,日常生活中也随行惯了。但是,他们从高中时期和温朔常年混迹在一起,早已在不知不觉中,被温朔熏陶得一个个在骄傲、不卑不亢的同时,又很有自知之明,至少,不会去做那种上杆子攀谈交情却毫无意义,反而图惹人厌恶、鄙夷的事儿。

像今天这种场合,过去敬酒的话,那就不仅仅是会被人厌恶和鄙夷,或者让那些嘉宾们尴尬、难堪,敷衍着和他们说笑几句,还会让身为东道主的温朔难堪。

说句不中听的话,如果大家依着刘茂和的建议,起身过去敬酒攀谈,不但不会给温朔长脸,反而会给温朔丢脸、降分!

退一万步讲,有没有坏处且不说,肯定没好处。

那又何必强出头?

向来最是为人豪爽、大大咧咧的郑文江,难得婉拒了刘茂和的提议之后,又心细如发地劝说道:“刘村长,那些人可都是来自天南海北,有当官的,有做大生意的,每个人的习惯也不同,不像是咱们东云那边,酒席上大家走桌敬酒图热闹,人家没准儿不喜欢呢,咱们何必去热脸贴个冷屁股,还不讨喜?你瞅瞅,他们喝酒那都是小口轻抿,还有喝红酒的,一点儿都不爽利,哪儿比得上咱们喝酒痛快?”

“对对对,我看还是咱们自己喝吧,来来,为我那大外甥的大公司开业典礼,干杯!”李彬及时附和了一句。

此桌众人同举杯。

刘茂和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——换做是在东云,甭管参加什么样的宴席,他提议去走桌敬酒,没人附和的话,立马自己就起身去敬酒了,管你们是谁呢。

可今天这般场合,他虽然跃跃欲试想要过去敬酒,却是有些自己压根儿想不明白的胆怯、自卑心理,正如李彬刚才所说,他需要有人结伴而去互相壮胆。

本质上,刘茂和提出过去敬酒,就是一颗巴结攀交的虚荣心在作祟,虽然知道敬几杯酒,说上几句话,根本不可能起到什么作用,对方也不会记得他是谁,但……和这些人物说上几句话,喝两杯酒,就能让刘大村长很满足了。

可惜啊。

刘大村长瞥了眼郑文江几个,心里忿忿地腹诽:“这帮没出息的玩意儿,狗肉上不了桌!”

此时的温朔,脸色微红,略有潮汗,似人逢喜事精神爽,又好似酒意略上头,却全然看不出丝毫紧张之意,在酒桌上与诸位宾客谈笑风生,却极好地掌握着晚辈的分寸,不显紧张,却也不会真的畅所欲言,将自己的酒桌水准发挥到了巅峰状态,更多时候倾听诸位教导,时不时引出一个话题来,又或是向某位请教一二。

除了坐在另一桌的荆白之外,无人能看出,温朔此刻的身心都处在一种紧绷的状态中——他必须以玄法去抗拒,这些来自于在座者混杂交织在一起的强大气场压力。

如果不以玄法和气机对抗,他就无法淡定地继续下去,会失言、会走神儿、会烦躁、会紧张不安……

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?

为什么这些人相互之间坐在一起就没什么问题?

为什么,在不施以玄法的前提下,我的气场就不能和这些人的气场达成一种交织却不侵扰的平衡?

坐在邻桌的荆白面带微笑,暗暗叹息:“温朔这小子,怎么就那么倔,非得要以一己之力,与天地自然为敌?殊不知大道无边,便是在逆境中求同存异。往简单了说,修行玄法,在俗世生活中为私利而行,其实就是在打擦边球罢了。”

做人要有自知之明。

温朔,怎么就不知道,既然身为玄士,就要有做一名玄士的觉悟,要……认命呢?

荆白思忖感慨之时,温朔和黄芩芷心有灵犀地隔桌相互抵了一个眼神,继而由黄芩芷率先起身,走过来礼貌地向诸位嘉宾表示谢意,继而和温朔一起,挨桌向各位来宾道谢,说上几句客套话。也就在离开座位之后,温朔立刻无比清晰地感受到,那种来自于多人的气场压力,瞬间消失无踪。

他立刻收回了透体而出又控制在体表不散的气机,停止作法,身心全面放松。

心情也豁然开朗。

于是这家伙立刻发现,自己和黄芩芷面带笑容,串桌敬酒致谢的行为……很有那么点儿结婚时,新郎新娘的样子嘛。

从这一桌到另一桌短短距离的闲暇时,他朝着黄芩芷递过去一个不好意思、你懂的眼神儿,聪慧无比且与温朔已然有了心有灵犀,唔,是应该说对温朔愈发了解的黄芩芷,立刻猜到了这家伙此时此刻的那点儿小心思,不禁抿嘴忍笑,白了温朔一眼。

早已等待着温朔走来的郑文江、刘吉、侯金强、李岩彪四人,端着酒杯齐刷刷站了起来:“朔哥,生意兴隆,财源兴旺!”

之前心里还有些不忿的刘茂和,急忙站了起来,脸上露出一抹惶恐和尴尬,腆着笑脸道:“那啥,恭喜恭喜,温总现在身份不一般了,飞黄腾达,大吉大利……”

换做别的人,多半会认为刘茂和这句话里透出些许不满。

但温朔却不以为意,他知道就算是借刘茂和小心眼儿,可他两个胆子,也不敢真的为此腹诽记恨神什么。所以,温朔拍了拍刘茂和的肩膀:“老刘啊,感谢你能专程来一趟,我很高兴。”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刘茂和忙不迭点头。

温朔的视线已然落在了几位兄弟的脸上,道:“兄弟们,不用多说什么,加油!”

“加油!”

唰!

四个人一饮而尽杯中酒。

温朔愣了下,旋即杯起酒干,刘吉已然拿起酒瓶为他倒满了酒。

“舅舅,今儿实在是太忙,还没能抽出空来和您多唠会儿,我给您陪不是了,来,我敬您一杯。”温朔向李彬举起酒杯。

“二姐,你看看,不用咱们说吧?”李彬笑道:“我外甥天生七窍玲珑心,考虑问题周到,绝对不会出现疏忽……来,朔小子,咱们干了这一杯!”

李彬把杯中酒一口喝下,满脸骄傲。

李琴笑吟吟地,眼含泪光。

温朔这才向黄芩芷及在座几位,做了相互介绍,大家自然是简单客套几句也就作罢,总不能,真拉着温朔坐下来,陪他们一杯又一杯地来一出不醉不休。

“婶子,这位黄总……”郑文江小声问道:“是我嫂子不?”

李岩彪、刘吉、侯金强、刘茂和,全都露出了好奇和希冀的神情,安静地等着李琴的回答。

“什么嫂子不嫂子的,又没结婚。”李琴笑着模棱两可地斥了一句。

几人立刻了悟,嘻哈笑着端起了酒杯。

不愧是朔哥啊!

当初在东云一中给女生写信,纯粹是和大家闹着玩儿,表白几次被拒绝几次,从不落空,而且朔哥向来不会因为被拒绝而沮丧。如今再想想,朔哥当初那就是闹着玩儿,压根儿没想真的搞对象,他也没那个时间,舍不得花那份钱。

如果朔哥真想追求哪位女孩,那必然是手到擒来……

毕竟,黄芩芷这般优秀到几乎没有瑕疵,家世又好到没边儿的女生,都被朔哥拿下了啊。

糖尿病足预防
芜湖白癜风医院咋样
银川治疗癫痫病费用